欢迎来到趣客网,网购省钱、省心利器!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发布时间:2018-02-12    来源:数字尾巴丨DGtle    点击:66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作为一只大龄青年,文章不来点回忆向感觉就对不起手中的保温杯。说说拍照的事儿:济南城倒没有什么抓人眼球的风光,自娱自乐,估计对这座城市有感情的人,才会有点共鸣。

大概是为了还学生时代的一个愿,来济半年后,我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部单反。体制内悠闲的工作节奏像慢放的老电影,在几个月新鲜之后渐渐陷入无聊的漩涡。我试着要求自己拿着相机出去走走,然而收效甚微——去公园里拍花花草草重复且单调,让我更加感觉已经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有天,我看到了《中国国家地理》一期关于爬楼党的专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他们热衷于登高拍摄,把楼顶当作城市的观景台。行走于城市之巅,路灯和车流像城市的血液,绵延的路网一直伸展到遥远的边界,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就像《盗火线》里尼尔口中斐济的每年浮出水面一次的发光海藻,如梦似幻——我惊呆了,原来城市上空还有这样一个世界!

接下来我马上开始了自己的爬楼计划。勘察视角、拍摄技术、后期技术…哪个都不简单。但兴趣所在,每件事情都乐此不疲。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燕山流火

燕山立交桥是我的第一爬。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高中时期四楼的护栏就能让我恐惧三年,我始终对建筑的耐受度有极大的不信任。因此,我犹豫了两周,在网上分别邀请三个人同行,都被婉拒。终于,在做好计划后的第三周,我一个人背着三脚架和相机出发了。坐电梯到了顶层,徒手爬了两层楼的消防梯,到了电梯间的楼顶——20平米见方,四周没有护栏——吸了口凉气,在风中开拍,于是有了第一幅作品。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一城山色半城湖

黄庭坚有诗:“济南潇洒似江南,湖光山色与水清”;金代的元好问也有“日日扁舟藕花里,有心长作济南人”的感叹。可见古时候济南一直是以湖光山色、柳下停舟的休闲小城示人的。现在漫步在济南城,高楼林立,“佛山倒影”早已明日黄花。只有登高俯瞰,才能稍微想象下文人墨客笔下的济南:明湖可以尽收眼底,远处是千佛山、佛慧山,中间是济南的中心城区。住在离工作地点很远的老东门,就是因为晚上可以溜达到大明湖吹吹风,是最好不过的饭后休闲。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历山以下

去过很多次千佛山,但并不知道“千佛”在哪里。这座十五分钟就能登顶的山,对我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俯瞰济南城。山顶上从不缺拿着相机拍风光的人,长枪大炮、滤镜、三脚架,我往中间一站就显得相形见绌,但奇怪的是很少在网上见到作品。拍照最佳的时机是黄昏之时,倒不是因为“在黄昏之时世界的轮廓会变得朦胧”云云,虽然摄影是门玄学,但是作为“工笔画”风光摄影只关心光线是否恰到好处。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猎户座下济南城

拍完晚霞,可以就地躺在山顶的大石头上,看看天空,听听周围人的闲聊,想想这座城市的过去和未来。天黑下来,猎户座从西南陲升起,和城市的灯火交织在一起——大概是我想象中城市应有的样子。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解放阁与宽厚里

济南人引以为豪的泉城路放在现在,早就寒酸的拿不出手。世贸广场后面复建的宽厚里,如同众多古风商业街一样热闹,街口树立的大牌坊也算是留下了一些记忆。解放阁本来是老城东南角楼,解放济南时这里是第一个突破口。如今其他角楼以及城墙已经不见,它却因为当年不够坚挺被留下来,坚挺到了现在。

好的机位并不能唾手可得,如果都能像爬千佛山一样,倒也简单了。更多的时候,到了楼顶,发现天台是上锁的。上面这张夜景,就是我一个人在阴森的避难层对着窗户拍到的。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元宵节·宽厚里

如今古建老街纷纷被开发成印钞机,也弄不清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儿。有的里巷街弄本来就是熙熙攘攘,需要热闹的,商业化算延续了它的气息。不过满眼的韩式烤肉、四川火锅…什么时候能诞生一个新的瑞蚨祥呢?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顺河高架桥

第一次发现这个机位时心情非常激动,我感觉这应该是城市中少有的美妙弧线。顺河路跨过古老的津浦线,一直延伸到南城;远处是大明湖和绿地普利中心,开往青岛的动车时不时经过,留下一条条轨迹线。在济南,年轻人并不是那么活跃,摄影这种事情不管到哪都是退休老干部作为主力,他们自然不会涉足爬楼题材。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孤军作战,有时候也很拼。我还记得为了拍这张,盯了很多天预报,但连续很多天都是大雾霾,好不容易出了好天气,一下班回家取了设备坐上45路直奔机位,饭也来不及吃。1月份的天气非常寒冷,我穿了羽绒服、冲锋衣,围了大围巾,戴上口罩和帽子,但是手套是不能戴的,因为不方便操控相机。楼顶有零下十几度的空气、未消的积雪、大风,除此之外,就是兴奋地按快门的我们。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重汽中心

前一天各大媒体都在发布极寒天气预警,但我们非常兴奋,因为寒潮会让空气会变得异常通透。第二天六点多我们就开始按计划拍,一直到夜里八点多。上面这张是在汉峪金谷拍到的,楼高300多米。拍完后电梯都停了,只好走下来,五十多层。

风光摄影都喜欢极端天气,比如大暴雨后会有壮丽晚霞;山雨欲来,黑云压城也非常壮观;大风过境,带来通透的空气;雪后,整个城市又会换另外一种画风。还记得有次一个人去找机位,到30层楼顶后,天边飘来一朵很有气势的低云,我赶紧架起相机,头顶突然响起隆隆的雷声。我很怂,怕被雷击但是又不想错过美景,于是把身上的金属物品全扔到了远处,手机关了机,设置好相机参数后,在远处用遥控快门操作,坚持拍完一段延时。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大明湖全景

来到北京之后经常跟人开玩笑说,我是来躲雾霾的。不过讲真,济南的空气污染真的要更严重。拍城市风光一年多,比一般人更了解空气质量,一年适合拍摄的天数可能只有五六十天。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家里修天好的时候拍的片子,抽空出去探索机位,真正等来好天气,是非常珍贵的。有时候热情太足,大雾霾天也会去练练手。这段时间,也找到了一个山大的学生同行。巧得是,他也是河南人,于是两个河南人就开启了济南的爬楼篇章。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七星台银河

“银河清浅夜纵横,鱼钥传呼锁禁城”——极好的天气也是有的。有次大风过后,空气变得异常通透,月相和云量也很合适,便想去拍银河。晚上开车去南部山区的七星台,这里残存着古老的齐长城,也是孙武当年练兵的地点;如今,因为远离市区,光污染少,这里是美国国家地理评选的“世界十大观星圣地”之一。拍完回到家已经四点,补了点觉就起来去上班了。上班第一件事儿还是先把照片导出来看看,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武圣门斗转星移

拍摄的当晚还遇到一个坐在车顶上的年轻人,他说开车过来只是为了看看星星。从济南市区到这里一路都是山路,全程需要两个小时,也是很不容易的。最近听朋友说,随着七星台因为摄影火爆起来,政府也决定投资去修缮基础设施,还非常“贴心”的增加了完备的亮化灯光,哭笑不得。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市中区天际线

但济南绝没有迂腐的血统。早在光绪年间济南便开通了第一条铁路——胶济线,彼时清廷式微,瓜分狂潮暗流涌动。“当时山东的主政者主张理智地处理与列强,特别是以山东为势力范围的德国的关系,力谋有理有节,既阻止德国势力借助铁路向山东内地扩张,同时又以主动应变的姿态,利用新建铁路交通优势,振兴民族实业”。济南开埠通商,司法工商自主,一时间成为中国改革的前沿,无数个全国第一,带来市中区几十年的辉煌。再后来袁世凯失足成了“窃国者”,商埠也因为战乱没落。小广寒、中山公园、广智院、北洋大戏院…如今在经、纬路上,这些老建筑仍能让人联想到当年的盛况。

如果可以穿越,我可能会选择回到一战后的济南,住在南新街54号附近,看看动荡时代的光辉岁月。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平安夜·洪家楼教堂

济南天主教文化极盛,教民虔诚,有历史的教堂不可胜数,其中洪家楼天主教堂应该是最出名的一个。但教堂周边规划的并不好,道路狭窄,人车拥挤。偶而有两车迎头遇上互不相让,车主摇下车窗对骂,唾沫横飞;旁边烙煎饼的大叔一遍熟练的敲上鸡蛋,一般笑着看热闹;卖衣服的小妹也伸头张望,关心事态进展;小学生们结伴从争吵者中间穿过,有说有笑若无其事;行乞者依然坐在墙角对着路人点头碎念,眼神空洞……周末有空的时候,我常去教堂坐坐,从市井过一道门,就剥离了所有杂念。教堂的院子里有一位免费教法语的外国老先生,言语温和,优雅安详,比起虔诚的布道师,更能让我感受到宗教的魅力。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日落·泉城广场

济南又称泉城,得益于老舍先生的宣传,几乎所有来济游客可能都要去趵突泉看看的——但是由于近年水量下降,估计会有一半游客觉得不如预期。没关系,出了东门,趵突泉公园正对面的泉城广场,每天三次音乐喷泉应该能挽回一点失望。到了夏天晚上,凉风习习,广场东边有滑板和轮滑少年,环形楼下有唱美声的中年阿姨和她的观众们,不远处孔子的雕塑下,一群hip-hop街舞少年在交流最新的动作;往广场中心走,有放风筝的大叔、跳广场舞的大妈,以及遥控着无人机的年轻人们;此时音乐响起,喷泉开始,小朋友们是最兴奋的,一阵风一阵水雾,就会引来一片欢乐的尖叫;大人们小心的盯着自家的宝宝,情侣们此时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经十路

和中心城区老、破、小相比,新区如同赌气一样,建得高大、整齐。因为没有地铁,感觉新区对步行的人并不友好。路太宽,过路很费劲;天桥不够密集;街区太大,绕路让人心碎;没有地铁,公交车到了齐鲁软件园挤得想打人。虽然不及一线城市的建筑体量,大城市病已经悄悄上身。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奥体中心全景

城市化的大潮疯狂的收割土地的记忆,一片片新区在济南的东边和西边崛起,高楼林立、车流拥挤,统一且标致的绿化带就像是从工厂里直接生产出来的,方盒子高楼闪亮的外立面仿佛是城市发达的标志。放眼望去,真的分不清杭州和汴州了。

济南:城市上空的一年半载

自拍·济南中心

从第一次拍燕山立交桥到现在,刚好一年半时间。期间认识了很多各行各业的朋友,也更加了解了济南这座城市。如同我中意更高、更广视角一样,体制内悠闲的节奏难以满足对生活的追求,至少现在是这样。

我把照片整理出来十二张,印成了日历送给一直关照我的同事、朋友们,然后辞职去了北京,开始一段新生活。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