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趣客网,网购省钱、省心利器!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发布时间:2018-04-08    来源:天下网商V    点击:19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文/ 天下网商记者 张晨

泰国小伙吴金荣(Thanawat Sahasakmontri)最近打算好好锻炼身体,他把家中的一个房间改造成了小健身房,下个月就要完工了。几个星期前,他在淘宝上下单的一整套健身器材刚运到曼谷家中,价格是人民币6万元,加上一点关税也很合算,因为品质类似的英国品牌售价超过40万元。

吴金荣今年不过25岁,创立的公司年营收却已超过3000多万人民币,但是在生活消费方面,他喜欢在淘宝上货比三家,从单车、电子秤到公司打印小票水单的纸卷,“我几乎什么都靠淘宝解决”。

吴金荣不光自己爱买,还把海淘做成了生意。从中国电商网站代购商品已成为泰国年轻人的一大消费潮流,尤其是喜欢淘服装饰品的年轻女性。他创办了一家叫weshopchina的网站,让消费者通过泰语搜索淘宝和天猫上的商品,下单支付后统一转运到泰国。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在做电商创业之前,吴金荣的公司依靠为外贸提供跨境物流服务起家,这项业务也支撑了后来电商网站的运转。现在,他还计划在泰国国内成立一项服务于内贸的物流公司,用互联网的方式提高传统物流行业的资源配置效率。

凭借创业经验和服务小企业及个人的愿景,吴金荣入选由阿里巴巴集团和联合国和发展会议合作发起的互联网创业者计划,与其他36位来自“一带一路”沿线7国的创业者一起来到中国,学习阿里巴巴在电子商务、普惠商业、减贫等方面的经验和教训。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从兼职模特到创业者

吴金荣是人群里惹眼的那一个,外形高大、漂亮,还能说流利的英语和普通话。他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的中文教育,从“你好”开始,大学期间每天向中国朋友学习3到5个词汇,4年不间断,现在应付商务交流已绰绰有余;不去上语言学校或培训班的理由是,大学四年几乎已被学习、实习、创业计划填满,碎片时间用来学语言已足够,不必再投入额外的成本。

这个彬彬有礼且高度自律的男孩曾一度是旁人眼中不务正业的叛逆小子。吴金荣出身于工程师家庭,兄弟姐妹四人中,数老二吴金荣学习最差。17岁那年,吴金荣的个头就拔上了186厘米,加之外表俊朗,他在校外被星探发掘,成为兼职模特,每天都要抽出时间集中训练。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整个高中时代,除了T台走秀、拍平面广告之外,他常做的另一件事是翻学校的围墙、钻网吧打游戏。但到上大学时,贪玩的习惯被他自己改正了。

“很多人上大学、离开父母管束后就开始疯玩,但我恰好相反,我觉得打游戏变得很无聊。”逐渐意识到学习对前途的重要性后,吴金荣彻底终止了以前的生活方式。

“进入真正的社会之后就像上战场,在大学里,你虽然不知道那到底会是什么感觉,但你可以准备武器,”吴金荣在易三仓大学修读国际贸易专业,他认为自己的武器可以是商业知识和外语。大学期间,吴金荣收到过许多姑娘的表白,却连一次恋爱都没顾得上谈。

2013年,吴金荣到中国实习时,发现了中国的电子产品和泰国存在明显的价差。他在广州用100元人民币买了一对耳机,拿到曼谷百货公司的小柜台去试着寄卖,很快就以相当于300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人买走。于是,吴金荣拿着自己攒下的4000元人民币又飞了一趟广州,买下一批手机壳,回到曼谷后,一天之内就回了本,货却还剩下一大批。

尝了一年批发卖货的甜头后,吴金荣萌生了创业的念头。“我意识到这只能叫做买卖,而不是商业——商业应该是一套没有你也能持续运转的体系,但我当时的知识还不足以去创立一家公司”。他中断了自己的国际“倒爷”生涯,铆足劲儿上课和实习。

毕业之后,他进了一家外贸公司做管培生,得以在各个部门轮岗,了解公司的结构和运转方式。按照规划,这家公司将扩张到其他东南亚国家,这批年轻人有望在未来成为驻外的负责人。但怀着创业梦的吴金荣也意识到,没有资本和大量人力支持的情况下,在外贸领域创业很难。

“什么领域投资少、回报快呢?”吴金荣想到了物流。

期间,吴金荣每天晚上下班后去上夜校,6个月后,考下了泰国做跨境贸易需要的报关员职业资格证,此后又到美国快递公司UPS做了半年销售。2015年,摸清了传统物流公司的打法后,准备一台电脑、一台秤,把自己家当临时货仓,他的物流公司开张了。

利用中泰贸易的势能和自身的中文优势,吴金荣决定专门服务在两国之间做外贸的公司。在中国境内与中通、圆通等物流公司合作,转运到曼谷后再交棒给泰国邮政。起步的前三个月,他最狼狈的时候只能自己帮忙装货,抽成真空的乳胶枕和乳胶床垫一包二三十公斤,来回往卡车上扛,直到单量逐渐起来后,他才开始有了第一个雇员。至今,他的物流业务每月至少处理1000个订单。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代购商机

由于经常往返广州和曼谷,许多客户和朋友会请吴金荣每次出差时帮忙带点中国的商品,这让吴金荣意外发现了新的商机。泰国消费者从中国淘货的需求养活了一批本土代购,只是他们的工作方式依然很原始:消费者看中了商品后,代购用excel表格登记下来,传递给其在中国境内的合作者,再从中国买货,发回泰国。

2016年新年,weshopchina成立了。这个网站可以让不懂中文和英文的消费者直接用泰语从淘宝、天猫和1688.com上搜索商品,然后把中文页面信息转化成泰语以便于其阅读。消费者无须自己注册账号,而是通过网站背后的账号以原价统一下单。

这个模式和三个美国人在上海创办的英文网站Baopals有相似的地方。Baopals的意思是“淘宝的朋友”,创办的目的即是为帮助在中国生活、但中文不好的外国人在淘宝上“剁手”。

不过,和Baopals的收入来源主要通过每单收取5%的服务费不同,吴金荣的利润来源于换汇时的一点差价和运费。商品从中国卖家手中发到其在广州的仓库,再由吴金荣的物流公司运回泰国,从发货到收货全程大约7到8天。

开始运营的第一年,网站的订单量几乎每个月翻一倍;三年后仍然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率。来自中国的服饰鞋包、毛绒玩具、手机壳和厨房用品是泰国剁手党们的最爱。一些小企业则通过weshopchina从1688上批量订购工业制成品,最多一次能下单约50立方米的货;接下来,这些货物又用于供应他们在东南亚地区本土电商平台上的店铺,来自Lazada的主顾最多,其次是Shopee和11 Street。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weshopchina

通过搜索引擎优化手段,若用泰语在谷歌上搜索“从中国代购”,搜索结果的第一位、第二位和第五位均是吴金荣的网站,整个公司雇员人数也增长到了60人,约20人在广州负责供应链衔接事务。物流和电商两项业务加起来,年营收1.9亿泰铢,约合人民币3826万元。

升级货运O2O

据《日本经济新闻亚洲评论》报道,泰国不仅是东南亚最大的汽车进口市场,也是全世界最喜爱轻型载货汽车的地方,带货箱的轿卡车销量堪于美国比肩。车虽多,生意却不一定好做。泰国的货车司机多是个体户,主要依靠中间人找活儿,这使得“揽头”们拿走了大多数利润,司机的收入与付出的辛苦劳动并不成正比。

吴金荣计划把自己原有的物流业务发展成一个匹配物流资源的O2O平台,让泰国境内做贸易的客户能够更容易地直接找到货车司机。他认为,平台可以规模化,还能帮很多人挣到钱;先前的创业经验已经证明了他的市场能力、客服体系和团队配置;2017年初,市场调研机构eMarketer统计,泰国的互联网渗透率已达70%,智能手机普及率达人均1.33部。因此,在大型的物流公司不愿意改造和提升的地方,就是互联网化的机会。

“中国有一句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吴金荣说,“知道自己的能力、竞争者的能力,你就明白某个生意到底要不要做、值不值得做。”

例如,传统的物流公司内部流通系统效率极低,若要向客户出示报价,要先把客户需求给到报价部门,两三天后才能反馈给客户。吴金荣对此感到不解:“传统的公司是老想法,他们不愿把价格体系公开,怕同行知道之后打价格战。可是就算你不公开,同行也可以打电话问啊。”

所以,吴金荣的khonde.com设计成了一个“卡车版的滴滴”,客户可以选择装货和卸货的地点,平台帮助其寻找司机,价格根据市场价浮动制定。司机端的软件已在内测中,一位货车司机里的草根网红成为代言人。吴金荣解释,由于很多司机已经上了年纪,这个应用特意调大了字体便于阅读,里面还包含了一个傻瓜版的视频导览,教他们如何使用这个App。他认为,没有技术经验、受传统模式低效拖累的小客户是首要的目标客户。利用互联网和数据的力量,常年奔波在泰国各个府县之间的货车司机们可以摆脱信息差,增加收入。

高颜男模转型创业家,做泰版“滴滴卡车”

也正是这样一番努力打动了面试官,把吴金荣带到了杭州。

在阿里巴巴听课、走访一个星期后,吴金荣脑海里多了不少新点子。“全球速卖通帮助海外消费者购买中国商品,我在想是否可以成为上面商家的物流合作商;义乌工商学院是让学生实践电子商务、获得收入的机会之地,我希望能和那里的学生合作,把泰国的好东西也卖到中国来。”

阅读排行